当前位置: 抢庄牛牛 > 员工生活 > 文学天地 > 正文

    二号煤矿高逗散文——念野菜

    2018年06月29日 11:25 高逗 


    前几天翻阅一个好友的朋友圈,看到她之前发的带着孩子们挖野菜的朋友圈,照片中的孩子玩的灰头土脸的,但是依然挡不住他们脸上灿烂的笑容。看到这些照片,恍惚间我的记忆回到了十几年前。

    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在我的印象里,挖野菜总是和放风筝联系在一起,阳春三月,万物复苏,伴随着和煦的春风,各种植物也悄悄地生长起来了。那时候下午一放学,小伙伴们就三五结群的提着小篮子,拿着小铲子,带上小风筝就往麦地里蹿,到了麦地里第一件事是先放风筝,一人高高的举着风筝,另一人拽着线在麦地里卯足了劲奔跑,全然不顾已经偏离了麦垄踩着了刚返青的麦苗,春风吹着风筝翅膀呼呼作响,不一会儿就高高的悬挂在天上了,找一块重一些的石头压住风筝线,就可以安心得去挖野菜了。

    刚开始时我并不认识野菜,以为所有的手掌大小的小草都可以吃,妈妈在地头耐心的给我讲了一遍:“这是勺勺菜,它的顶端像个小勺子,这是面条菜,你看他像不像大家吃的宽面条,这是小蒜,长得和蒜苗很接近……”但是一心牵挂着玩的我哪有心思记住这些呢,为了和小伙伴比谁挖得多,早就把妈妈教的分辨方法忘在脑后,看到形状大小差不多的都挖出来装在篮子里,晚上妈妈摘菜时才发现有一半都是野草,并不能食用,她打趣我道:“没事,就当给咱家麦地除草了。”

    在我的印象里野菜一般都是蒸成疙瘩菜吃,有的地方也叫麦饭。妈妈把洗好的野菜裹上面粉,用手揉搓上劲,然后放进笼屉里蒸熟,稍微晾凉一点后浇上事先准备好的油泼辣子酸辣蒜汁,最后再加一大勺荤油,这是好吃的关键,能使寡淡的野菜多一点动物油脂的丰腴。每次蒸疙瘩菜,我都能就着它吃下两碗饭。

    现在的野菜已经成了稀罕物,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胃早已不适应野菜的清淡苦涩,挖野菜的那代人也已经长大。看着手机上别人做好的野菜照片,我仿佛又闻到了疙瘩菜的香味,随手给妈妈打个电话:“妈,我想吃野菜了。”(编辑单位:二号煤矿)

    上一条:双龙煤业王晓阳诗歌——梁家河感悟 下一条:抢庄牛牛官网陈彦斌散文——就恋这一把黄土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